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有声小说,在线收听!
  仙岛云雾缭绕,佳人如梦随行。

  三仙岛一角,两人相伴于树丛中,李长寿一身浅蓝长袍、云霄仙子身着青白衣裳,只是漫步闲谈,聊一些与三界天地无关之事,就已不知不觉过了一二时辰。

  洪荒搞对象有一点好处,便是两次见面的时间跨度够大,导致每次见面前都会有满满的期待感、准备好足够的话题。

  当然,李长寿感觉自己便是不去找什么话题,只是两人一同坐着、走着,心神就能得到某种安宁……

  这个时候,当然不能再去提云霄仙子当年定下那五百年一见的规矩。

  对当时的云霄仙子而言,五百年其实不长不短,刚好足够她修行一段时日,而后外出走走;

  但对于此时的云霄仙子而言,五十年也是有些难等,上次一别不过三十余年,此次见面就仿佛间隔了很远。

  两人交谈时,也是有些禁区。

  对于李长寿而言,他尽量不去提及自己在天庭的事务,因为他知,云霄对这些是不感兴趣的,但云霄乐于听他倾诉。

  对于云霄而言,则是不允她自己提起有关大劫之事,担心李长寿会有压力。

  云霄上次就曾提过:‘大劫是炼气士自身之劫,若自己度不过去,也没什么好强求。’

  言外之意,自是让李长寿不必多为她费心。

  走着走着,李长寿就不经意间抬起手掌,一只纤手自侧旁探来,就这么牵上了。

  躲在暗处模仿他们两人的碧霄和琼霄,也是有样学样地伸手、牵手,而后无声无息的笑成一团。

  聊着聊着,两人说起了赵公明之事。

  李长寿对云霄眨眨眼,云霄身周泛起阵阵白雾,隔绝了暗处两位‘小’仙子的查看。

  李长寿问:“公明老哥和金灵师姐之事,最近如何了?”

  “我也不知具体,”云霄道,“此前与兄长去了一封信,他回信说一切安好,料想应该是没出什么差错。”

  李长寿笑道:“我是说,他们还没有对外公布此事的意思?”

  “这个……”

  云霄轻吟几声,表情略微有些古怪。

  李长寿纳闷道:“怎么了?可是有什么内情?”

  “兄长应是想对外言说的,只不过金灵师姐实在是面薄。”

  云霄目光撇到两人不知不觉十指交扣的手掌,小声道:

  “金灵师姐觉得,这是二人的私事,若是对外言说,因他们是老师的弟子、截教的高人,怕是会惹来诸多闲话。

  那就有些变了味道。”

  “旁人言说任他们言说就是,”李长寿淡定地摇摇头,“不过这也是他们的私事,不去言说就不去言说,岁月一长,大家也都能猜到。”

  “那,旁人是如何说咱们的?”

  李长寿张口就来:“天造地设、郎才女貌、般配登对、天作之合喽。”

  “呸,”仙子也有薄嗔时,“你说这些话时,也不知害臊呢。”

  “哈哈哈,”李长寿笑了几声,轻声道,“若是在你面前我再扭扭捏捏,你我怕是要谈情一元会、说爱一元会,才可修成正果。”

  云霄仙子目光看向别处,嘴角隐着笑意,片刻后才问:“一段情如何才算修成正果?”

  “此事无定性,”李长寿示意两人左拐,去了一棵古树下,取了两只蒲团挨近了坐着,存了一二寸间隔。

  李长寿道:“对于凡人而言,洞房花烛是修成正果,生儿育女是修成正果,执手白头是修成正果。

  对于长生者而言,我也不知具体何为修成正果。

  大抵,是你我无灾无祸、无劫无难,可居于一处,平日里悟道修行,闲暇时相依相偎。

  看尽天荒地老,走遍三千世界,于长生尽头、天地陨灭,还能执手相伴。

  大概,这就是我向往的正果。”

  低头看去,恰与她四目相对,只是云霄妙目之中满是清明,并未因这些话有所触动。

  李长寿:……

  用错情话了?

  却听她道:“这些话你可要记得,千年后再与我言说,不准有半句错漏。”

  李长寿先是一怔,心底顿时明了些什么,含笑应了声,心底赶紧将自己刚才说的话,刻在了元神上。

  今日没亲上,这个仇他太白金星记下了,今后定要加倍奉还。

  二人对视一阵,聊起了此前的话题。

  不知不觉,两人说到了定海神珠上,就听云霄仙子道:

  “当年师尊赐给兄长这套宝物时,也曾说过,这套宝物不全,但师尊并未说宝物哪里不全。

  料想,应是要有三十六天罡之数。”

  “也不一定。”

  李长寿仔细想了想,他记得原本封神的故事中,二十四颗定海神珠被燃灯得了后,演化成了二十四诸天,而燃灯也因此水涨船高……

  现如今,定海神珠肯定不能被燃灯得去,李长寿亲自守着赵大爷,也不会让赵大爷涉险。

  这二十四诸天的机缘,肯定是要落在赵大爷身上……

  这事还是要好好谋划一番,燃灯道人与自己也是对手,须得慎重以对。

  不行就提前给赵大爷一些模棱两可的暗示,让赵大爷努力参悟二十四颗定海神珠,说不定就会有所收获。

  “云霄……”

  “嗯?”

  “我先休息一阵,处理一些龙族之事,”李长寿温声解释了句,“老师命我敲打敲打龙族,我化身已顺路到了龙宫。”

  “忙正事就好,我在此陪你。”

  云霄温柔地应了声,看着李长寿靠着树干闭目凝神,从袖中拿了一本玉简书册,静静读着。

  微风拂过,浅云如羽。

  树下的两道身影离着很近,却始终有少许距离,并未肌肤相亲。

  隔绝两人身周的云雾因少了仙力维持,渐渐被微风吹开,几道仙识遮遮掩掩、欲探还羞的飘来,瞧见这般情形,各自露出失望的表情。

  倚靠着树干似是在闭目假寐的男仙,捧卷在旁斜坐的女仙,诠释着岁月静好,诉说着阴阳合和,让人不自觉便将这般画卷记在了心底。

  ……

  东海水晶宫,龙王大殿内。

  太白金星亲来,水晶宫自是张灯结彩,将其请去了高坐,几乎与龙王持平。

  一名名龙子向前敬酒,一位位龙女在旁问安。

  李长寿含笑应对,端着老神仙的架子,看着这些年龄大多在自己之上的龙族‘后辈’们,不断给予微笑鼓励。

  不想让云霄久等,李长寿找了个机会,就言明来意:

  “龙王爷,今日我为何而来,应当已在此前玉符中说明了。”

  此前称呼一声龙王爷,是对龙王的敬称;

  而今称呼一声龙王爷,纯属对敖广这位洪荒前辈的敬重。

  东海龙王笑着点点头,拍了拍大手,龙子龙女各自退下,那些起舞的海女低头退场,几位龟丞相端着一本本玉简快步而来。

  敖广笑道:“星君请过目,这是龙族在各方安置的水域之神所做述职。”

  李长寿缓缓点头,袖中飞出一道道流光,竟当着龙王的面,施出十六道化身,拿起玉简开始快速审查。

  那几名龟丞相面面相觑,龙王却是含笑摇头。

  半个时辰后,十六只纸人化作流光飞回李长寿袖中,李长寿面露肃容,沉吟几声。

  龙王道:“星君,可有不对之处。”

  李长寿道:“这些龙族出身神祇的述职,尽在颂扬歌舞升平之事,言说各自治下,水事安稳、无涝无旱,凡人安居乐业。

  但龙王爷,他们是否搞错了什么?”

  “哦?”龙王微微皱眉。

  李长寿叹道:“天道运转,并非长平如意,月有圆缺、天有旱涝,若一味地风调雨顺,凡人逐渐懒惰,少了对天地自然的敬畏,也非好事。

  各方水神,当以天道运转为准,旱涝周转,如此方才是神位正理。”

  龙王扶须长叹:“星君所说不错,此事是小神疏忽,小神立刻召集各方水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宝宝牵红线:前夫来求爱只为原作者言归正传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言归正传并收藏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最新章节